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北京一公寓发生命案

来源:搜狐焦点 2020年06月20日 17:25

新京报讯(记者 张建斌 刘浩南)6月11日下午,北京一高校公寓房间内发生一起命案,一名女性当事人死亡,一名男性当事人受伤。15日,新京报记者从山西省科技厅知情者处获悉,男性伤者为山西省科技厅副厅长董某军,官方已介入调查。

事发房间已被贴上封条。新京报记者 刘浩南  摄

事发地点是北京一所高校的公寓,房间的大门上已被贴上封条。

邻居称,事发房间内住着一男一女和一名6岁女童,事发前曾听见房间内有争吵声音。一名女童被推出门后,曾向物业管理人员求助,称其父母打架。物业管理人员报警,随后有警车和救护车到场处置。一女子被抬上救护车后,一名男性伤者被棉被包裹着送上了车。

山西省科技厅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得到的信息是涉及一起刑事案件,董某军伤情没有危及生命。记者问及案发6月11日为工作日,为何董某军会出现在北京时,该工作人员表示,之前董某军因家里有事请假了。

目前,事发原因仍在调查中。

新京报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



相关推荐

那个随便开店就能赚钱的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 ——外卖救不了餐饮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01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02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7月01日 15:09

租客网:抗疫进行时,加油租客们,加油房东们!

疫情期,房东免租?”被道德绑架的房东们该何去何从?一场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大爆发,让城市在突然之间变得空空荡荡,人与人之间疏远隔离。1月28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通知称,本行政区内各类企业复工时间不早于2月9日24时。通知一出,这场史上最长的假期,让大把的租客变得焦虑不安,原因无外乎是房租问题。同样在1月28日,有一篇文章疯狂转发。文中表示,一位中山小榄的好房东主动为其租户、一家餐饮店减免了2个月的租金,并表示将与租户“共度时艰”。人民日报也报道了该事件,标题写着:“中山好包租公”。“减租是情分,不减是本分”别让“中国好房东”寒了心近日,#深圳女房东主动降租80万#爆出,将“中国好房东”这一话题推上风口浪尖,于是,在舆论的带领下,一些实现财富自由的住宅房东们也加入了租金减免的慈善活动,而另一些“以租养贷”的住宅房东则直接拒绝加入,于是一些住宅的租客通过发朋友圈暗示自己的房东,甚至直接向房东提出减免租金的要求。一时间众论纷纭,好不热闹,有说不可抗力,有说道德绑架,有说房东比租客还苦,各说各的道理,理不清头绪。诚然,租客是疫情的受害者之一,但不要忘了,房东同样也是疫情的受害者之一。租客委屈,房东更委屈——为什么租客的经济损失要由房东来赔偿?租客网与房东租客共度时艰,全网率先实行疫情期间费用全免!租房良性的市场竞争与健康发展需要房东、租客、行业的全面理解与支持,这并不是一句简单的“租金”就能概括的,租客网助力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以生活租赁、服务租赁和租客安全三位一体,全网首提“大租客”概念。在疫情期间,租客网本着为社会稳定、为行业可持续发展的目的,设身处地为房东着想,租客网勇于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助力房东追逐美好生活,疫情期间手续齐全即可免费享受租客网价值5800的套餐服务,为房东免费提供房源管理系统、租客管理系统、免费发布租房信息等,租客网已推出“保姆式托管模式”和“信用保障安全体系“,开创性的提出了“全民经纪人模式”“免押金模式”以及“免中介费模式”等多种服务模式,能够帮助房东依靠平台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吸引大量租客。疫情无情,租客有情,租客网帮助房东与经纪人在疫情期间共担风险,共度时艰,相信等到春暖花开之际,大家都能够走上街头,享受美好生活!

2020年04月28日 10:56

除了公众号,微信还想“复兴”朋友圈

自张小龙预告短内容以来,微信的若干变化里,最受关注的是视频号。自媒体、CEO、投资人轮番上阵,动辄万字长文解析视频号里的流量与机会。  但实际上,微信还有另一条容易被忽略,但至关重要的发展脉络——微信九年,需要的不仅是生态的建立,还需要生态的治理。  谈治理,首先需要将目光转向已经存在8年的公众号和朋友圈。这也是当前微信里两个颇为突出的矛盾:公众号打开率的下降以及微商对朋友圈的侵蚀。  去年此时,曾产生过一波逃离微信的巨大情绪,年轻人的新一代社交软件层出不穷,试图抓住代际变化而产生的新社交机会。但最终都是未能撼动微信的小水花。  2020年,腾讯终于将短视频交棒到微信手中,以视频号抗衡抖音快手;看点直播之后,微信再下场做小程序直播电商,与阿里进行商家争夺。另一个未知的变量是三大运营商联合推出的5G消息,从即时通讯工具底层,对微信构成釜底抽薪式的威胁。  竞争环境变了,而进攻与防守同样重要。  公众号七大变化  公众号求变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上线“专辑”模块、升级评论区“留言”、推出“搜索”组件、打破公众号“时间序”——一周之内,微信接连释放了四项与公众号生态相关的新功能。2020年1月以来,公众号生态还有另外三项变化——开通付费文章、增加“视频”入口以及赞赏支持“和作者说句悄悄话”。  在视频号出现以前,公众号几乎可以与微信自有内容池画上等号,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七大变化和以往的小修小补不同,是一次更为彻底的变革。  张小龙反思公众号的“两大失误”,一是公众号很长时间以来都只有PC版本,限制了内容创作者的范围;二是一不小心做成了以文章为内容的载体。“两大失误”造成了两大缺失,一是缺少一个人人可以创作的载体,二是表达方式上的不足——视频号由此诞生。  视频号弥补了短内容的缺失,但补全内容生态并非简单的1+1=2。短视频作为一种更容易吸引用户注意力的内容消费形式,不排除会在原本图文的用户圈里抢夺流量,导致公众号打开率进一步下降。  微信需要挽回的,是创作者对于几近触底的公众号打开率失去的信心。  具体来看公众号的七大变化,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方面:创作者变现、用户阅读效率优化、创作者和用户之间互动关系,内容表达方式补全。  让创作者体现价值是微信的原动力之一。上线“专辑”功能可以和付费文章联系起来看,连载类内容是付费文章的主要类别之一,“专辑”为系列文章提供了更好的呈现形式,并支持分享给好友以及分享到朋友圈、收藏到微信。付费文章是在广告和赞赏之外,为内容创作者提供的另一种变现途径。  “专辑”也在优化阅读体验,让连续性阅读不被打断。但对于阅读效率优化更加重要的功能是公众号“搜索”的强化以及“推荐”机制的引入。搜索有两个变化,一是在文章内嵌入推荐搜索框,并允许设置最多不超过6个搜索关键词;二是“号内搜”搜索范围新增“最近读过”,搜索排序新增按时间或按阅读量排序。  推荐机制打破了公众号长久以来的时间序,甚至出现了“乱序”。但微信否认这是和看一看类似的“智能推荐”,而是公众号“阅读效率优化”。  但不可否认的是,微信正在用推荐和搜索两大引擎,将优质内容、更感兴趣的内容以最短路径带到用户面前。  评论区留言支持“多轮回复”以及赞赏后可以对作者说一句“悄悄话”,意在创作者和用户之间增加互动及连接。用户对公众号的认知归根到底是对“人”的认知,和创作者距离拉近,也更有益于信任感及用户粘性的建立。但互动形式只是“小心试探”,留言区并不支持用户和用户“多对一”的回复,对作者说一句悄悄话还隔着一层付费赞赏的门槛,互动和连接并不彻底。  上线视频号之后,微信在公众号“常读”一栏再开辟视频入口,且二者并不互通。公众号“视频”入口、视频号加上看一看视频、视频动态,微信以接连开放两大视频入口的方式,迅速补位内容生态。  有图文和视频,有免费和付费,有搜索和推荐,有评论和互动,“变了样子”的公众号,打开率能否触底反弹?  复兴朋友圈  公众号之后,下一个需要从机制上发生改变的,是朋友圈。  随着好友人数逐年增加,微信开放了5000人的好友上限,两个直观感受是——发朋友圈的压力变大、刷朋友圈的动力变小。  但实际上张小龙曾说,“很多人都说要逃离朋友圈,或者说不怎么用朋友圈了。但事实上这是互联网圈子大家看到的一个假象。每天有7.5亿人进去朋友圈,平均每个人要看十几次,所以每天的总量是100亿次。”  朋友圈是一个每日曝光总量达到百亿次的大流量池,这一点并未改变。朋友圈广告五年仅增加至三条,其广告潜力被持续看好。腾讯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初朋友圈人均单日广告曝光量由两条增加至三条,并在年底成功测试第四条。第四条广告暂未释放,仍然留有足够的扩容空间以及单价提升空间供投资者们想象。  每个人每天花在朋友圈的时长基本固定在30分钟左右,张小龙称“微信永远都不会把用户停留时长作为一个目标”。而这30分钟左右的体验却是微信需要重视的,比如能否减少发朋友圈的顾虑,更自由地表达想法;又如能否减少微商的干扰,更快地到达且不遗漏好友动态。  此外,视频号上线后,不排除固定的30分钟会被视频号分流。朋友圈和视频号分别位于发现页的第一栏和第二栏,入口之间存在微妙的竞争关系。  微信一直都有心促活朋友圈。2019年底上线了表情包评论,掀起了一波表情包斗图大赛,但这一功能或因监管风险很快被暂停。而在今年3月微信7.0.12版本中也有一条关于朋友圈的小功能,朋友圈出现了“跳到还没看到的位置”绿色小字,点击即可跳转到上一次的浏览位置。  至于朋友圈被诟病最多的微商,实际上,微商随着社交/社群电商的发展而发展,这一庞大的群体不大可能从微信生态中消失,而只可能被分流。  8年前,微信朋友圈从一张照片开始,“拍一张照片,就拥有了一个相册”。而现在朋友圈只能看到一部分人朋友圈,并且充斥着微商和营销内容,意味着信息质量的下降。与改善公众号生态逻辑类似,朋友圈也需要一个更高效的机制,将优质内容、用户感兴趣的内容前置。  微信好物圈(现微信圈子)是对分流微商的一次失败尝试。微商是基于朋友关系的带货行为,朋友圈是一个巨大的曝光平台,而好物圈入口却很深。因此好物圈对于微商几乎没有任何吸引力,不会退而求其次。  真正能够转嫁朋友圈压力的是视频号和微信群。一方面,视频号在入口级别上仅次于朋友圈;另一方面,直播成为电商标配,短视频+直播正在替代掉电商大盘中一部分图文的存量。  今年3月的改版,微信群也有三个新变化:上线群工具、群待办以及支持群聊备注名称。对于交易类微信群而言,群工具和群待办相当于变相提供了购物车功能,在微信群内完成交易转化。支持群聊备注名称,便于用户更好地进行群管理。  一个小插曲是,近日朋友圈出现一个bug,可以发布空白的朋友圈信息。这个bug并未造成破坏性的体验并很快被修复。但毫无疑问,无论是公众号还是朋友圈,都在随着生态的变化而变化。  这样的变化或许是视频号带来的“鲶鱼效应”,亦或是微信在动态变化的竞争环境中,一次不动声色的防守。

2020年04月25日 21:04